055271 ランダム
 ホーム | 日記 | プロフィール 【フォローする】 【ログイン】

色が少ない

2013.10.15
XML
カテゴリ:雜文
春秋時期,吳越爭鬥,伯嚭收受錢材、美女,替人“辦事”植物濃縮素 ,使勾踐奇快地報了國恨家恥。

東漢時期,靈帝劉宏,大張旗鼓明碼實價賣官,實現了官場與市場的無縫對接,實現了官位與銀碼的無縫對接。

李林甫,幾乎每天都在幹壹件事,受賄或行賄。他經常地見縫插針地,行賄玄宗皇帝近身的嫔妃、宦官,了解、透撤玄宗皇帝的心思。李林甫維持了長達十九年的相國地位,風光了壹人之下萬人之上十九年。

曹锟,花錢材1300多萬元,賄賂500多名議員,終于買回個“總統”寶座。
……

信手拈來幾例,人們不難窺探到行賄受賄,源遠流長;人們不難窺探到行賄受賄,連綿不斷;人們不難窺探到行賄受賄,屢戰屢勝,百試百爽。我們掩卷之余,我們放眼周遭,我們扪心自問,我們會很不情願地,或希噓或歎息或嗤笑或苦笑--行賄,“醒目仔”的行徑;受賄,人的貪婪--這可都是人與生俱來的東西。包括筆者自身也不能逃脫。

這是人性的壹部分。面對活生生活脫脫的人,什麽學說什麽說教,都是蒼白的都是無力的;什麽寄希望于“洗心”,都是童話故事。只有制度建設,迫使人性之惡從魔瓶中爬不出來;只有刑律高壓,迫使人性之惡收斂又收斂。雙管齊下,才能臨時工阻止行賄受賄在實際生活綿綿不絕(潛意識中它依然在運行)。

從另壹側面去凝視,制度建設至細節,法制力量至震懾,也是人性化的體現。






最終更新日  2015.12.23 17:49:53
コメント(0) | コメントを書く
[雜文] 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


PR

X

© Rakuten Group,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