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1

實則妥協、茍且於真理俗化的猥瑣世俗

カテゴリ:雜文
誠然,最起初的命運機緣,存在著形形態態的偶然性;而壹些偶然性也難免影響終生。唉!如此想來,單純的生命女神蒙受冥神肆性役使?——即環境的客觀存在先於且於自身喧鬧、猥瑣的小肚雞腸孕育著神聖個體的精神本質——可我們青春永駐的心靈唯有曾落魄至如此頹廢的意識深淵!……在尋夢者、信仰者心底,起初的命運的機緣性是最無所謂的,不過乃與生俱來的壹種普通現象,個中玄機僅在於所供給的成長基礎或裕或櫃乏。且蒙盲目女神托養的寵兒常由於活得太平順,反倒錯失了壹番精神的成長歷練,久之本能也衰退了——如處於蟄眠期的飛蛾其蛹殼慘遭撕裂。此悲情幕幕古已有之,今又疊演不休。

然而,這還僅僅是壹方面,另壹方面呢?現實環境因其自在的客觀性,使得生活本身具有壹種極強的惰性力量,它鉗制充溢著原欲與精神天性的我們。譬如泛濫、喧囂於鋼筋鐵泥的城市的嚴重櫃乏內在激情以狂飲生命之酒的溫吞主義者,所置身的狹隘環境——越發顯露其狹籠的真面目——作為壹種異己力量,壹方面以瞧似無從抗拒的統治力來侮蔑、侵蝕妳的精神自尊,其面目猙獰似吸血蝙蝠壹點壹滴攝幹妳健美身軀的脂膏與血液。另壹方面卻偶然性地強施予妳壹種需自抑、自覺,而非自由的生活。

這裏涉及了自由的含義之謎,即作為萬物之靈的我們所能享有的自由是什麼?自我覺得,自由有相互依存的兩層意義:壹方面,自由是對自身本質的真正享有,自由的人生便是自我豐富而寧靜的精神狀態;或是壹種多半經歷了慘烈抗爭後的久旱逢甘霖般狂熱的解放感、幸福感——自由本身已使自我感受到壹種光輝燦爛的生命意義。另壹方面,自由作為個體精神的上升狀態,是對自身本質的更新、豐富。自由使我們在自己之中生活,同時也從與外界的不斷交往中汲取養分來豐富、充實靈魂,以臻完善之境。

有啥依據斷定自抑(實則妥協、茍且於真理俗化的猥瑣世俗)、自覺(實則低層次,非至高意誌的個體自由)的生活不屬於真正自由的生活呢?難逃偽崇高之嫌吧,畢竟絕大多數人的人生陷於這種半自由狀態,我亦難以幸免——據說這種物我矛盾得到了共產主義社會才可普遍性解抉。此處所指的自抑、自覺是相對於個體的自由境界而言的。自抑的精神狀態滋生於人們在現實生活中的長期所謂理性規範,其效應常常減免了生活的摩擦、甚至可以快刀斬亂麻地破除糾結著的現實矛盾。

譬如新文化運動時期,許多接受了新思想的海歸學子,回來的第壹件事便是要求解除自己的媒妁之姻,追求自由戀愛。但更多的最後還是順從了舊式家庭的安排,當時聲名鵲起的青年胡這就接受了母親給他安排的目不識丁的妻子江東秀,而忍心舍棄了壹份自由的戀愛人生。

我們沒有理由拋開具體的背景而數落他的不勇敢、不追求;事實上,胡這恰是壹個情感豐富而執著、精神開闊而堅毅的知識分子代表。對這件事的處理是歷經壹番精神困苦、情感糾結的內心掙紮的,他不願灑脫地不顧親人的傷悲,婚姻女方的未來(在當時中國未開風氣的大多數村鎮,女子遭夫方退婚預示著其命運往往是悲慘的)。胡這覺得犧牲了個己的戀愛自由,固然自釀了生命的壹壇苦酒,造成了生活的某種缺憾,可因此而挽救了壹個女子的命運、完成了母親的宿願,該許是值得的吧!後來的婚姻生活,他就試著與江東秀壹起和諧相處,共度人生。這時他已由壹種自抑的精神狀態逐步趨化成壹種自覺的精神狀態,開始從中有了念想、追求。然而在戀愛人生中,終歸不屬於壹種自由的精神狀態了。





TWITTER

Last updated  2015.02.11 16:10:20
コメント(0) | コメントを書く
[雜文] カテゴリの最新記事